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1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媽媽的小時候 4.:母親的告觧

   我小時候,的確是個老愛惹麻煩的死小孩。除了書包掉在桑樹園,有一回,還把書包遺失在火車站裡。我媽媽經常念我:「怎麼沒把腦袋給掉了啊?」記性不好,好像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有一次,我還偷了爸爸衣服口袋裡的錢,被媽媽發現了,狠挨了一頓打。我還作弊被老師逮到,那逮我的女老師兇狠、仇視的眼神,後來屢屢出現在我的夢裡。

    我還有一些小祕密,即使事隔了那麼久,心裡仍懷著難以啟齒的羞愧,譬如營養午餐那件事。

   小學五年級時,學校推行營養午餐,學生們自由參加,並不強制。但很明顯,參加與否,跟你家裡的經濟條件相關,大概半數以上的同學都參加了,沒有吃營養午餐的,就成了少數,得自己帶便當上學,便當裡經常就只是菜圃蛋、鹹小管。

    我很想和同學一樣吃營養午餐,想了很久很久了,我多羨慕啊,那盛裝在一格格的鐵餐盤裡的菜餚,以及從湯桶裡舀出來、摻了牛奶的高麗菜湯。源自西方人飲食習慣的牛奶,在當時就等於進步、等於富裕。

    因為付不起營養午餐費,我忍耐了好幾個月,終於想出一策,我欺騙媽媽,說學校開始規定,高年級生一定要吃營養午餐。可憐的媽媽只好湊出錢來給我。

    我吃了一個月的營養午餐,因為擔心東窗事發,便不敢再跟媽媽要錢了。但第二個月我卻欺騙了老師。老師問我是否繼續吃營養午餐,我拿不出錢,就撒謊錢被偷了。我已嚐過那高級的牛奶高麗菜湯,以為事情到此結束了。那時候班上有名長相可憐的女同學,蓄著馬桶蓋髮型,身形矮小,一臉苦寒。班上同學聽說我掉了錢,紛紛起鬨說是她偷的,我沒膽替她幫腔,局面一發不可收拾,最後老師下指令叫我和幾名同學到她家去告狀。我忐忑地跟去了。她家在一條很深的巷子裡,是一間製豆腐的工廠,傍晚時分,工廠尚未開工,屋裡光線暗沉,四處堆著豆腐模板,水溝邊則滿溢著昨日殘留的一堆堆豆渣。她媽媽把她從裡間喚出來,也不問詳細,手持短棍便一陣抽打,那可憐的小矮個兒便哭喊著:「我沒有,我沒有……。」

    撒一個謊,得用無數個謊去圓,那時候的我就是這樣,局面失控,我只有繼續撒謊下去。真是不值得原諒啊!

    我母親小時候跟隨養母到金瓜石礦區做工,因為實在太餓了,便偷了一名工人掛在樹枝上用布巾包裹的便當來吃。母親跟我說,那名工人到處找自己的便當時,她非常不好意思,恨不得把吃下肚的東西全吐出來。 

    我們曾經犯下的過錯,日後會成為我們身體的一部分,永遠留著印記,那印記之深,回憶的時刻最是知道。我母親和我,都牢牢記得自己犯過的錯誤。 持筆書寫的此時,那哀哀泣說著「我沒有,我沒有……」的幼時同學,她卑微可憐的容貌與身形,又浮上腦際,折磨著我的良心。我真想再見她一次啊。

    但我乖巧從不欠缺的女兒,幾乎不曾犯過大錯,這是媽媽的榮幸,但我也不免自私的擔心,不曾犯錯的人,恐怕不會輕易原諒犯過大錯的人--即使是你的母親吧?

    我母親病塌前與我告觧偷人便當的童年往事,媽媽說話時,聲調坦率、真誠,我更加覺得自己很幸福,擁有如斯良善的母親。但是,有朝一日,當我的告解時刻來臨,女兒啊,你會原諒我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