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83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閱讀雜記:文學江湖】有誰讀過楊柳青青的文章?


  
他本名黎中天,靠寫作維生最困窘時,曾到醫院賣血,但從不改其志。有一回他投了篇小說給當時赫赫有名選稿極嚴的「自由中國」,錄取了,主編通知他將分二期刊出。上篇登出來,編輯改動了他的文字,他立即寫信去抗議,要求照原稿重登一次,否則下篇不得刊出,稿費他也不要了。鼎公勸他,白話文不若古文千錘百鍊、不能易一字,就接受了吧,他憤憤然告訴鼎公,「我的白話文也是懸之國門不能易一字的啊。」他堅持不讓,結果小說腰斬,只登了上篇沒有下篇。

    後來有人推薦他去做新任國民黨部秘書長唐縱的下屬,幫忙推動文藝工作,這是一個倚靠著長官就可以安穩度日的好差事,黎中天卻對來訪的說項使者說,「祕書長對文藝是外行,我是內行,將來工作的時候,究竟是內行領導外行,還是外行領導內行?」好差事當然又泡湯了。

   此人後來在一份名叫「人間世」的刊物上寫雜文,其中一篇討論台灣的文學風氣不盛的原因何在,他在文章中給了這樣的答案:「因為我們的總統和副總統都只讀過一本書,就是《步兵操典》。」那是翻譯一篇漫畫都能賈禍坐牢的年代,他膽敢惹毛今上,從此投到任何刊物的文章,均遭退稿。

   當時只有一人敢用他,他是中國時報的老闆余紀忠。余先生給他在家庭版上開了個400字的小專欄,他從這時起,改名「楊柳青青」,而且只寫家常閒話。鼎公並說他脾氣也改了,變得謙和,沒有一點火氣,因為他結婚了,娶了賢妻,漂泊半生的一代火爆浪子被馴服了。

    能進到鼎公的回憶錄裡,可見鼎公對其人的硬式風格是多麼的惺惺相惜,鼎公說當時受惠於余先生者多,這些人娶了年輕的老婆,帶著老婆拜見余先生,也不管年齡是否適當,便跟著老婆的年紀尊呼余先生為「余爺爺」。黎中天雖因余先生的義氣相助成了楊柳青青,鼎公卻說黎中天「從未叫過一聲爺爺,也從未送書給余爺爺」,這是鼎公認同的文人風骨,在他的文學江湖裡,人往人來,潮起潮落,此人不曾掀風起浪開創事業,卻非寫不可。他們互相映照,在那個人人必須謹言慎行的時代,留下可敬的典型,鼎公寫他,一個幾乎被人遺忘的小咖作家,真有如太史公之筆啊。

    我的文藝路途上,依稀聽過楊柳青青之名,但應該沒有讀過其作。經鼎公在回憶錄裡一提點,我好奇、感佩,也為一種遺失的風格而深深感動。當然,還有值得紀念的余紀忠先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