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1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官兵驅趕龍山寺遊民


    一旁看熱鬧品頭論足的人很多,我找了一位衣裝整齊的中年男士詢問怎麼回事,這男士義正辭嚴地發表他的高見,我們之間有一段短短的對話。

    男士說:遊民越聚越多,環境被弄得很髒很亂,觀光客看了都會害怕。
    我說:那些毯子棉被,是他們睡覺時候唯一可以保暖的東西。
    男士說:沒辦法,自己要想辦法啊,他們有手有脚,應該去找工作做,你同情他,他就越聚越多。幸好政府終於來處理了。

    我悵悵然轉身離去。一路想起很久以前,梅莉史翠普和傑克尼柯遜主演的一部電影(片名忘了)。兩位好演員飾演紐約街頭的遊民,遊民的生活從夜深人靜時刻開始,因此,電影情節大多在暗黑中進行,史翠普與尼柯遜的愛情亦是在暗黑中孳生。史翠普演得比尼柯遜略差,因為梅姊的造型實在太優雅乾淨了。這部電影可能是我第一次去探看無業遊民的生活與他們的心理,以及試著尋找解答我們圈外人喜歡問的:他們為什麼要這樣?

    我又想起後來被柯波拉改拍成電影的小說『鬥魚』,小男主角的父親,大學法律系畢業,這樣的背景原應飛黃騰達,過著優渥的中產生活,但他卻鎮日無所事事,遊蕩街頭,置兒子們不顧。這一次,是女兒克克問了:他為什麼會這樣? 他不是應該去當律師嗎?

   我記得我的回答是:很多人選擇了他們的生活方式以及命運,不是我們想當然爾地認為他們應該怎麼樣怎麼樣的。小克克當時小學五年級,不知道她聽得懂嗎?

    幾年前讀『玻璃城堡』一書,作者珍娜˙沃爾斯一開始就描寫她在前往時尚趴途中,隔著移動中的計程車玻璃窗,望著老父在街頭垃圾箱胡亂翻找…..。她的父母選擇成為流民。她成為時尚雜誌記者後,曾和母親見面、帶母親到高級餐廳裡吃大餐,並說服母親回到正常的生活,卻爲母親拒絕。珍娜不帶一絲批判地,描寫了她特殊的童年、以及一事無成不負責任落魄沉淪的父母親,他們最後淪為遊民,甘為遊民,對他們這樣的人生,我們儘管有許許多多的為什麼,但答案可能和問號一樣多,惟,理解與接納--至少在觀賞電影與閱讀書籍的片刻。

    我轉了個彎,走到捷運站旁,看到幾個遊民好整以暇,在捷運站任意一處平台,窩著簡單家當便顧自睡去。他們早已風聞,包袱款款,躲得遠遠的,那不遠處的喧囂騷動,好似與他們無關。或者,那只是一場官兵捉強盜的遊戲,大家盡興就好,日子依然如故。

    不過,與我對話的男士所說的「觀光客看了都會害怕」,這句話卻盤旋在我心頭。電影『艋舺』紅了老萬華,老萬華人開始在意觀光客和他們帶來的經濟利益了,他們不再像從前,願意接納被社會淘汰的人,任他們在龍山寺前留一個棲身之所。老萬華開始改變了。這轉變,意味著變得更好嗎?

    註:事隔二日,我又逛到龍山寺廣場,警察又在驅趕一位坐在地上飲酒的遊民,遊民口齒伶俐,辯護自己沒有踐踏草地,米酒瓶的標籤也撕掉了,公共公園為何禁止他進入?我依稀聽聞旁邊圍觀路人的講話口氣,大多希望遊民滾蛋。有人不屑地說「他就是不想走...」。

    就是不想走....,存在就是抵抗,執法者想要「除惡務盡」,開玩笑,怎麼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