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1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10726.女兒的快樂遊學


    約莫一年前,小克對我說,凡國高中上過的課,譬如國文、歷史、地理…等,到了大學,不想再碰了,所以她完全不想選讀中文系、歷史系或地理系。語氣裡頗有被倒足了胃口的意思。

    小克唸國中時,有一次逛畫廊巧遇南大師(南方朔的綽號),我跟大師提及小女國中課本正讀到他的文章,大師一時興起,便講起自己的教育觀,他批評李遠哲鼓吹的教改「要讓孩子們快樂的學習」,大師說,學習怎麼可能快樂呢?學習的過程都是痛苦的,學習的快樂來自於學習之後心智上的開悟,智識被啟發,才會快樂!小克聽聞國文課本裡的作者現身眼前,一番滔滔弘論,回家跟我說:「南方朔說的真的很對耶,就像我們辛辛苦苦的讀書,考試出來如果成績很好,我們就會覺得很開心啊。」

    小克和所有台灣小孩一樣,受的是台式填鴨教育,尤其到了國中,雖然學校有體育課、家政課、美術課…,看似是正常的多元教學,但每天進到學校,空氣裡都是考試的氣味,老師們講一百句話,有多少是非為了考試的目標而說的?在這樣的氣氛下,一般國中生的生活經驗和對於學習意義的理解,不免只會以考試來比擬,用分數簡化了自己心靈上更細緻的感受,以致錯解了南大師的意思。但這不能怪他們,這是我們成年人虧欠他們的,我們為他們設計了一套以考試帶領教育的學習模式。

    話說回來,真的沒有快樂的學習嗎? 
    作家陳冠學家有一次無意中跟我說,學習是人天生具有的欲望,你看出生未久的孩子,自動的學坐、學爬、學走路……。

    借用陳冠學的說法:學習是一種原生的欲望;小克是姨媽照顧大的,快滿一歲時,姨媽很擔心,說這小孩不肯學走路,姨媽逗弄半天,才扶著茶几打轉兩圈,又懶了。她是個不符合兒童發展期程的小孩。但小克一歲生日的前一天,很意外的,突然推開媽媽,放手走了起來,新手媽媽高興到失態,小克自己也欣喜若狂,拉不住她,拚命地走來又走去,跌倒了,爬起,再走。

    學會走路,是一個小孩擁有自由的初始,自此,她不用再被媽媽抱在懷裡,觀看周遭的眼光也從母親懷抱的小範圍擴大。人學會走路,就像人類從四肢著地而直立,從此個人的世界全然改觀。

    如果直立走路是人天生的學習欲望所致,那麼,我們進學校學習基本的知識,所為何來?是否和人學習走路一樣,追求一種解放?一種自由?如果學習的過程中,讓孩子感受到心靈解放的自由感,是否就有快樂的學習這回事?

    小克在美國上遊學課,上課像聊天一樣,容許你表達自己的想法意見,也聆聽其他同學的想法意見,這樣的課堂,是否隱含著自我解放的意涵?(如同哈佛的『正義』課)

    小克國一時,國文課上到一篇文章,內容是海星被浪花沖上海岸,布滿沙灘,一名小男孩每天到海邊撿拾海星,把牠們丟回大海,善良的他認為,大海才是海星的家。小克覺得疑惑,便去問國文老師,這樣的行為是否違反自然界優勝劣敗的定律?這位平日教學認真、態度溫和的國文老師,沒想到卻回答小克:「書上就是這樣教的啊。」只有一個答案,一綱一本或多本,答案永遠只有一個。

    這並不是小克個人的個案,是不斷出現在教育現場的案例,端看你的幸運指數,遇到什麼樣的教師。疑惑沒有解決,就沒有解放,疑惑被解決了,人便獲得了自由。

    我現在看國中基測改了又改,覺得那不過是一場又一場的荒謬劇,荒謬到已經不知教育何所在了。郝龍斌說,北北基只是技術上需要改進,但我覺得把教育當成技術,公平計算分數的技術
,實在很可惡!那麼,教育的內涵又是什麼呢?我們的教育體制,無法帶領孩子在知識的世界裡尋求自我的解放,讓孩子藉此建構自己和世界和諧相處的小宇宙,教育真的只剩下了分數的快樂。

    歌手伍佰在學校唸書時不愛讀書,出了社會成為歌手,因緣際會,喜歡上村上春樹和史景遷,埋首而讀,讀而快慰。但有多少人有此幸運,倒盡了胃口後還能重新開始?不多吧,多的是像小克,再也不願意碰一下國高中讀的國文歷史地理…。或者,再也不願意摸一下任何一本書?

    前些時,我心志動搖,對小克頗感失望,都已經是大學生了,好像仍是一部訓練有術的考試機器,把學校功課應付了事。媽媽是當編輯的,女兒卻缺少求知欲望,懵懵懂懂,叫我情何以堪?我把失望之情毫無隱藏的表現了出來,儘管我不打不罵,但無意間奚落的言語,可能比打罵更傷人。

    但我的寶貝女兒分明可以在美國上課上到很累卻很開心啊!
    讓孩子出國去見識外面的世界,無意中,卻喚醒了我,孩子剛剛從地獄般的國高中桎梏掙脫出來,那暗黑的勢力仍存留在她心中,她還需要一段時間、一段路程,才能找到真實的自己,我又怎能於此際苛求於她。

    而且,小克已體會到學習的樂趣了,她正在快樂的學習,開始了自己的解放旅程,這旅程的結果尚是個謎,她也還不會像我這般使用文字來釐清自己,但能夠因學習而快樂,為母的我,也跟著高興了起來,無比無比的歡欣了起來。

    南大師說,學習怎麼可能快樂呢?或許不是最重要的問題吧!但肯定的是,台灣的政府從不希望讓孩子們快樂的學習!或因學習而快樂!

    附:因為本質上台灣是考試領導教育,所以,從考試的觀點而論,我反對一次基測定終身。學生們花三年上補習班,鎮日考到焦,不差一二次基測中間的那兩個月,多讀兩個月書能省下多少痛苦呢?真是虛偽的好心。但只考一次,沒有第二次的翻身機會,太慘忍。我也反對北北基,北北基強調一綱一本,可以減輕學生讀書的負擔,但看看學生們大量使用的參考書、測驗卷,有一本和多本的差別嗎?北北基的孩子不用參考書和測驗卷嗎?不上補習班嗎?這也是虛偽的好心,無用的好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