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讓我講笑話吧──這混濁的世界


    我鬧過兩個笑話,雖然都是發生於20餘年前,但如今的我也有沒有進步太多(女兒可證),這兩個笑話至今也還頗有笑點吧?

    讓我講笑話吧──這混濁的世界。
      是啊,我很可笑,為何可笑?我不是真愚笨,也不是缺乏常識,人在軟弱的心境下會一時失去理智,簡言之,腦袋會突然岔出去,嘴巴則跟著腦袋跑,就是這樣。
 
    我在時報出版公司擔任編輯時,編輯部辦公室設在仁愛路,附近巷子裡有一家美容院,女主人是一位沒有紅起來的歌手,大概和王芷蕾同時期參加歌唱比賽的,美容院牆壁上還掛著她的大幅沙龍照。我偶爾中午去洗頭或做臉,總會跟女主人拉雜閒聊。有一次做臉中途來了一位人客,是同事陳恆嘉(作家,已過世,陳昇的舅舅),我喊了他一聲,他聲音狐疑地問你是誰,我才想到臉上塗滿了女主人推銷的敷臉新產品:海苔霜。某日,來了一位新的洗頭小弟,幫我服務時,我也找他說話,問東問西,是個很囉唆的人客。我和這位小弟有一段對話──

    我問:「那你原本在哪裡工作?」
    他答:「在林森北路那邊的美容院。」
    我問:「那裡不是比較熱鬧,生意比較好嗎?」
    他答:「是啊。但是那裡做的大部分是上班小姐,做久了很膩很煩。」

    這時候我的腦袋不由自己作主地就出岔了,我覺得很不好意思,一直死纏著這位小弟講話,我一定也是個很煩很膩的人。
於是我說:「可是,我也是上班小姐啊,你也覺得我很煩嗎?」

    這位小弟果然見過世面,鎮定地回答我:「小姐,你跟她們不一樣。」
 
    再講第二個笑話。
    我剛結婚時,先生很熱心的要教我游泳。我曾多次嘗試學游泳,都因為怕水無成,先生這麼熱心,我不好意思推拒,只得乖乖配合,想說愛情力量大嘛。到了泳池,剛一下水,見池邊站了一排約四五位年輕女生,各個帶著黑眼鏡,一位教練正在教她們游泳。大概因為我太害怕讓先生失望,又對自己太沒有信心,一時情切,便對自己心理喊話:「人家眼盲的人都這麼努力地學游泳,你也不能漏氣啊。」
 
    過了一會兒,暫時失能的腦袋甦醒過來了,我才想通幾位年輕美妹只是戴著黑色泳鏡啦。當下把自己的心情轉折告訴先生,先生一句話未說,噗通一聲,仰躺在泳池中,跌成了一個大字。
 
    我很可笑,很愚笨,很白目;這個世界,也很可笑,很愚笨,很白目。最近我好想,哈哈哈哈,大聲大聲地笑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