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1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北一隅


    路邊多是小吃,從搭棚和座椅看來,都是經營已久,一群穿著上班族服飾的年輕男女,聚在騎樓攤位上談笑與吃著晚餐,這是市井小民日常生活的標準版寫照。我邊走邊提醒自己,一會兒後將有友人精心宴請的肥美烤鴨,要不,真想選一小食攤坐下來(我的飲食習慣隨著生涯的轉換似乎正在改變中?)。小巷尾端有一公園,旁邊出現一家咖啡館。簡陋小吃攤和素雅咖啡館共存共榮無礙,各色生活趣味者均可謀得暫時安身之所,這即是台北城的可親可愛吧。

    公園的另一頭,一棟灰色水泥的舊式公寓外牆,豎著兩層樓高的燈光架,刺眼的白色燈照亮了公園,好事者我,被吸引過去,附近無人,公寓二樓的窗戶透出幾個年輕男孩直視專注的臉,嗯,他們一定是在拍電影。這棟公寓雖然舊了,但無斑駁,老房子透露著老居所裡藏著老靈魂的況味,讓我對取景於此的電影昇起了好奇--會是一個怎樣的故事呢?

    此時,巷弄裡傳來低低的簫聲,我又被這簫聲引去。那是另一棟裝修過的樓房,樓上應是排練場,樓下大門掛著個牌子:陳錫煌偶戲館。我讀過陳錫煌的傳記,他是布袋戲名師李天祿的長子。因為李入贅陳家,長子隨母姓。傳記裡說,陳錫煌幼時平庸,並未顯露藝匠天分,阿祿師又嚴格出名,動輒打罵,青年時期陳錫煌一度離家投靠南部戲班,實有負氣之意。但他因此觀摩到南部藝師的演技,開拓眼界、又習得修理製作布偶道具的好手藝。李天祿一手創立的立宛然最後傳給未隨母姓的李傳燦,陳錫煌另立新宛然,分而合之,兩兄弟在歲月中建立了對於布袋戲的責任感,雙雙踏入校園傳承戲藝。這中間的隱誨轉折,照見了這一家族每個人的委曲衷腸。所幸陳錫煌以其土直個性終究苦學成師。台北巷弄有了他自己的窩,這窩還挺現代的,裝修得頗為美麗。
 
    下班時刻,台北人還在微暗巷弄裡走動覓食,拍電影的巷子,簫聲輕揚的巷子。這是台北一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