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1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個媽媽對「偽善的禮貌」的抵抗

˙做父母的無不希望孩子隨時表現禮貌,以免孩子沒大沒小,讓大人落個沒教養好孩子的罵名,那多沒面子啊。所以,遇見叔叔伯伯阿姨的時候,爸媽總會要求孩子說:「某某叔叔/伯伯/阿姨好。」我小時候不敢違逆,只敢偷偷在心裡抱怨,認為跟爸爸的朋友問好是很虛偽的事,只是為了讓大人感覺有面子,讓大人高興而已。不只是我,我家老爺也曾有此困擾,看著來家裡作客的大人稱讚自己好乖,爸媽臉上堆著滿足的笑容,他心裡恨不得鑽個地洞躲起來。可見很多孩子都被虛偽的成人世界傷害過。等我當了媽媽,雖然不太勉強女兒做個符合大人要求的有禮貌的乖小孩,但有時候仍會感覺到從眾的壓力,背後有一道來自親朋好友的目光斜睨著妳,認為你的女兒沒教養。我的折衷辦法是口頭叮囑,但不強制,反正女兒通常不從。有一回,女兒要跟我的同事初見面,我叮囑她見面要說某某阿姨好,女兒不情願,問我:「可以說『妳好』嗎?」女兒的反應讓我豁然明白,孩子不喜歡被當作小孩,不喜歡因為是小孩,所以必須委身跟大人問好。她們不是不想做個斯文有禮的人,只是不願意做個低一等的人。孩子隱隱地、連他們自己都還不甚明白地,在跟你爭取做大人的權利,做自己的權利,你豈可看不見、聽不到?因為不曾遺忘童年的經驗,凡跟孩子有關的事物,我都站在孩子這一邊--即使那被嗆的人是高高在上的部長。
 
˙我女兒小克國小一年級時上閱讀課,新北市的國小很早就排有正式的閱讀課,讓孩子學習閱讀,算是很有先見的教育政策,可惜,這一步走得太早,老師並不懂得如何經營這一堂課,只是把學生趕入圖書館,放牛吃草。這堂課剛開始時,老師有特別教學生還書時把書放到借書車上,但小克沒學會這一點(理由不明),所以她把讀過的書放回書架,以為從哪裡拿就放回哪裡,是做人該有的禮節。結果小克因此被處罰一整個學期不准再借書,等於一整個學期的閱讀課都廢了。這是台灣的教育現場!我常常想起這件事,並這樣認為:閱讀課的第一要務,乃在協助孩子成為一個喜愛閱讀的人,雖然培養孩子上圖書館的規矩也很重要,但絕對不是第一要務。教育很多時候是老師一念之間的抉擇,一念之間你選擇了維持紀律、而處罰一名學生?或,一念之間你選擇輕輕告誡,讓孩子繼續與書為伍?當時小克的老師是一位非常棒的老師,但她還是在一念之間選擇了維持紀律,用次要的任務(而且還是重刑)凌駕優先的任務,主副不分,我很為她感到遺憾。我女兒還好,但家中沒有閱讀資源和習慣的孩子,就可能因為受罰而失去學習閱讀的機會。其實,在我們的教育現場,只注重管理,而忘了教育的本質,是常有的事,我舉的例子只是見微知著。家庭和學校都只想管理孩子,難怪不能容許孩子一丁點的不禮貌。責怪陳為廷不禮貌,又是一次以次要凌駕主要,忘記了教育的本質的蠢事。

˙在中國式」的家庭裡,我認為,最為欠缺的教養,就是「說對不起」。我們教孩子要有禮貌不說髒話、要誠實守規矩、要不偷不搶。但哪一個家庭會特意地教育孩子學會說對不起呢?我自己在這方面教得很少,孩子一天天長大,我們以交談,來理解彼此的差異,好像越來越沒機會跟彼此說對不起了。但我確曾和我的孩子說過,對不起。
 

那是女兒剛進國小一年級,放學回家,書包總是亂成一團,每天都在找課本、找作業、找聯絡簿,找這找那,沒一樣東西找得到。大約一兩周後,我情緒大崩盤,歇斯底里地狠打了女兒幾下。事後,我非常後悔,也很害怕,大人教孩子不能隨便打人,但成為父母後,他們就獲得了打人的特權,我害怕自己也將成為這樣的大人,很快地,我將不再為了出手打小孩,而感到愧疚自責,打小孩將成為我操控孩子的便利門。經過一夜思索之後,第二天,我跟女兒說了,對不起。接著,我去買了一個大一點的書包(原本的小書包是幼稚園送的畢業禮物),教女兒分層別類,很快的,問題便解決了。這件事情教會我二項,一是,為人父母不要忽略「說對不起」的教養,當然最好的教養就是身教,你自己先做給孩子看;二是,說完對不起,還要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這個方法有時很簡單,有時也可能耗費多時,你得很有耐心。總之,靠責打是絕無可能解決問題的。
 
我跟女兒感情好,很多朋友都知道,但其實,我們也會跟對方大小聲的,遇到這種時候,我並不是容忍或寵溺,而是認為孩子和大人會有摩擦是必然之事,我們跟老公不是也會吵架嗎,為何不能容許孩子大小聲?重點是,吵完架、發洩完情緒,如何解決背後的問題,如何面對自己該不該說對不起這件事。
 
看到陳為廷出面為自己的禮貌風波說對不起,我很心疼,非常地心疼,他馬的,如果大人一輩子都不曾學會跟人說對不起,好意思叫一個小孩說嗎?
 
(我有一次把家老爺的一個破爛東西扔了,他好幾天不跟我講話,後來我跟他道歉,他先是很ㄍㄧㄥ的說,妳現在說抱歉已經沒有用了,然後憤而出門去,不到一分鐘,他又折回來,約我一起去娘家接小孩。學會說對不起,真的超有用啊!!
 
有人說,禮貌風波掩蓋了反媒體壟斷的焦點,做為一個母親,我卻看到文化深層裡對孩子的不公平、不對等,我已連發四文,都是希望思索與解構這個不對等的關係。對於那些死不認錯、卻讓孩子開口道歉的大人,我認為:他們的父母欠他們一個「說對不起」的教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