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83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台灣史的起點:決戰熱蘭遮

    此書內容我暫時岔開,先來談談歐陽泰的老師,史景遷。
    美國知名歷史學者史景遷的著作《胡若忘的疑問》《婦人王氏之死》《追尋現代中國》等,2000年前後陸續引入台灣,他以流暢文筆包裝歷史考證,深入淺出的敘事風格,很快累積出一批忠實讀者,包括台灣名氣響噹噹的台客搖滾歌手伍佰,他是村上春樹迷,也是史景遷迷。在此之前,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也曾引發熱潮,他以萬曆十五年做為論述起點,檢視明朝的典章制度,文獻資料與文學性的描繪,朝代興衰的關鍵浮托而出。
 
    黃仁宇和史景遷為歷史書寫開出了高規格的典範,很多出版人都想尋找下一個黃仁宇、下一個史景遷,一度還有人計畫舉辦徵文,試圖挖掘寫手,最後仍是胎死。寫手難覓,應是最大的關鍵。不過,有兩位寫手在黃仁宇和史景遷後,表現亮眼。一是陳柔縉,另一是湯錦台。
 
    陳柔縉是記者出身,善於挖掘,她從報紙堆裡翻出陳年舊帳,追索西方文明何時踏入我們所居的土地,何時使用牙膏、何時吃起牛排等等。《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等書,徹底實證了:今日的新聞,明日的歷史。陳柔縉寫作勤勉,2012新著《舊日時光》,仍沿襲一貫風格,自普羅大眾的物質生活入手,拼貼1930年代的時代風貌與氣味。
 
    湯錦台的《大航海時代的台灣》曾獲台灣中國時報年度好書獎,相隔10年,最近推出增修版,可見經典好書的長銷魅力。該書描述17世紀人類第一波全球化浪潮中,西方與東亞的海上貿易往來,其中台灣扮演的樞紐角色。湯錦台曾任職聯合國,公餘對中西交流史、海洋史感興趣,著有《開啟台灣第一人鄭芝龍》、《閩南人的海上世紀》、《千年客家》等書。
 
    我大約每月逛書店二、三次,發現2012的書市三不五時冒出一本台灣史的新書來。綜觀今年的台灣史書籍有兩項特色,一是新寫手輩出;二是歷史的腳步跨到了現代。年初問市的《沒有電視的年代》,寫的是1960年代以前的台灣生活史。那是沒有電視的年代,人們的娛樂是戲曲、廟會、打牌、遠足登山等等。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作者沈佳姍、林芬郁、蔡蕙頻,三位都是年輕的歷史研究者,尤以沈佳姍令人期待。她曾以《阿祖ㄟ身體清潔五十年》一書獲多項論文獎,內容講述台灣百年來的衛生史,洗澡刷牙上廁所,都是歷史,也是庶民生活的智慧。這位80後年輕女生,因該書普獲讚譽,受到激勵,愛上了寫作,《沒有電視的年代》是其最新著作,顯然她還會繼續寫下去。
 
    《美援年代的鳥事並不如煙》觀其書名,就知作者不打算嚴肅的講史,「鳥事」是台灣年輕人隨興的口頭禪,意指芝麻綠豆的小事。作者劉志偉專研台灣農業,從塵封的戰後農業檔案中抽絲剝繭,他不寫豐功偉業的正史,而瞄準1950、60年代美國物資援台時期,受到美援影響的日常生活種種,譬如美國送來的大麥如何改變台灣人的飲食習慣、受美國影響的養兔風潮等等。作者筆調輕鬆活潑幽默,很能吸引年輕一代的讀者。
 
    《女給時代-1930年代台灣的珈琲店文化》一書,講述1930年代台灣吹起的咖啡店風潮,「女給」是日文名稱,指的是在咖啡店內陪侍接待的女性,這些女性也是當時摩登時髦的縮影。本書是作者廖怡錚的碩士論文,具有學術著作的嚴謹,但題材、內容、寫作,都甚具可讀性。

    以上三書的作者都屬年輕世代,他們捨棄朝代興衰的大歷史,彎進歷史的曲巷,把庶民帶到歷史舞台上,寫作成績容或有待檢驗,譬如《沒有電視的年代》一書的素材豐富度不如前作《阿祖ㄟ身體清潔五十年》;但他們開拓出歷史書寫的新筆陣,內容兼具知識與娛樂,未來可期。
 
    和上述諸著異曲同工的《小的台灣史》,寫的是十九世紀台灣社會的「小民」,譬如民變事件的參與者、開圳的墾戶、爭奪家產的豪門寡婦、因愛生恨的同性情殺事件關係人、縱橫大海的海賊王等。作者群來自學院,他們放下生硬的學院派歷史書寫,以市井小民的口供與訴狀為材料,述說發生在移民社會的歷史故事,故書名為「小的」台灣史

    由上可見,2012這一波歷史書風潮,和黃仁宇的大歷史書寫,已相去遙遠,新一代的寫作者更喜歡走入社會底層,尋找歷史的另一個切面。
 
    2012的歷史書出版熱潮,還有另一層意義。1662年鄭成功打敗佔據熱蘭遮城(現今台灣的台南)的荷蘭,這場戰役改變了台灣的歷史,2012恰是350周年,靈敏的書市反應了此一議題。先是兩本小說。知名醫師陳耀昌是台灣骨髓移植的先驅,業餘寫作《福爾摩沙三族記》,描寫荷蘭少女瑪利婭、平埔族女子烏瑪和鄭成功手下大將陳澤,三人生命交織的一曲悲歌。無獨有偶,一向善於在歷史縫隙間挖掘人性微妙處的小說家平路,最新小說《婆娑之島》的主角,則是在鄭荷戰役中落敗的荷蘭末代行政長官揆一。
 
    鄭荷最後的熱蘭遮圍城戰役,持續了九個月,在形勢日趨不利下,揆一拱手交出台灣,回到荷蘭被以叛國罪名重判死刑,最後死裡逃生被監禁於孤絕小島,八年後經由親友奔走方被釋放。回到阿姆斯特丹的揆一,立即出版《被遺誤的台灣》一書,為自己的敗戰辯解,書中他以嘲謔的筆調描寫與他明爭暗鬥的頂頭上司,更鉅細靡遺交代與鄭氏大軍交戰的經過以及整體情勢的不得不爾,他認為母國若能及早派遣船艦與部隊支援,補強熱蘭遮城的軍事佈署,台灣應不致失守。這部從揆一觀點紀錄鄭成功攻台始末的《被遺誤的台灣》,也在2012歲末,和《決戰熱蘭遮》同時出版繁體中譯本,台灣讀者有了兩個版本可互相參照。
如果揆一所說,失守台灣乃非戰之罪,《決戰熱蘭遮》作者歐陽泰則要問:荷蘭人有可能打敗鄭成功嗎?
 
    這個疑問是歐陽泰撰寫《決戰熱蘭遮》意欲釐清的關鍵。從世界史的位置來看,鄭荷之戰是歐洲與中國的第一場戰爭。西方歷史學界對於這場攸關重大的戰役有兩派說法,傳統史學強調西方優越論,認為歐洲的政治組織、經濟結構、科學與技術較為先進,因此發展出稱霸全球的殖民主義。而鄭成功所以擊敗荷蘭,也是採用了歐洲的軍事科技之故。
 
    對此質疑的修正主義派則認為,亞洲和歐洲的發展進程相似,要到了十八世紀才隨著工業化與經濟革命產生分歧。至於歐洲的殖民主義,以台灣為例,是因為中國、日本、朝鮮都無意經營這座「長滿野草的小島」,歐洲方趁隙而入。歐陽泰自認也是修正主義論者,但埋首史料時卻發現,其實荷蘭大有可能打贏這場戰爭。他認為,鄭氏的軍力不遜於荷蘭,士兵訓練精良、紀律嚴明,但荷蘭的優勢是側砲戰鑑及要塞堡壘。這個優勢是鄭氏難以破解的銅牆鐵壁。
 
    那麼,鄭成功何以勝出?
    歐陽泰提出幾點,一是鄭氏的領導能力與作戰方法。精通《孫子兵法》的鄭成功及其將領,屢出奇招,挫敗荷軍氣勢,譬如第一場戰役捨困難的熱蘭遮,趁漲潮改攻內海淺沙的鹿耳門得逞。其次是氣候,多次颱風侵襲,吹毀城堡,也阻礙了前來的援軍。歐陽泰認為,若非全球氣候危機,鄭荷戰爭可能不會發生,荷蘭統治台灣的時間將延長好幾世代。
 
    歐陽泰自稱《決戰熱蘭遮》是一部「敘事史」,不但兩軍對戰的場面,氣勢雄渾,戲劇張力十足,關鍵人物更是栩栩如生。他形容鄭成功膚色白皙、長相英俊,說話咄咄逼人,治軍嚴格,懲戒部屬毫不手軟。他的對手揆一,則做事謹慎又傲慢自負。讀史彷彿讀小說,這是《決戰熱蘭遮》的引人之處。但不可忽略歐陽泰文末的註解,他極盡用功的文獻收集,更顯本書的分量。
 
    21世紀不喜稱「民族英雄」,但稱鄭成功是2012台灣書市的「最佳男主角」,當之無愧。但他攻台半年後即染熱病而死,台灣多舛的運命又來到了另一個歷史的岔路口。
 
                                                                                          (刊於鳳凰周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