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1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戰爭很遠,恐懼卻很近--圖像小說&《S,我的父親說……》

    但兩個邊界模糊的獨立文類,仍可粗淺的劃分。漫畫的文字只出現在對話框,圖像小說卻不受限對話框,且以更濃稠的文字,與圖像相輔,來表述故事的發展,圖像的表現上,也更為風格化。

    圖像小說在西方歷史悠久,上世紀二O年代興起後,佳作為數頗豐,以二戰納粹屠殺猶太人為背景的《鼠族》(Maus) ,還曾獲得普立茲獎。在《我在伊朗長大》引進台灣之前,國內作者小莊的《廣告人手記》、麥仁杰的《黑色大書》,已屬圖像小說,只是當時未必使用「圖像小說」的稱謂,而以漫畫之姿上市流通。

    近年來,許多鍾情圖像小說的編輯人,投身圖像小說的出版,時報出版公司推出美國奎格˙湯普森的圖像小說經典《被子》、以及法國圖文名家法藍西瓦˙普拉斯的《歐赫伯奇幻地誌學》,很可惜,雖然擁有一群固定的書迷,但並未在台灣造成類似漫畫的暢銷。

    本文要介紹的《S,我的父親說……》,出版者是共和國出版集團下的無限出版,這家出版社成立未久,開設了一個圖文書系列,已出版《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二冊)、《漫畫人間條件》(三冊)等圖文書。《S,我的父親說……》和最近出版的《愛情、鄉愁》,前者是義大利插畫家濟比(GiPi)的作品,後者出自法國插畫家曼紐爾˙菲歐(Manuele Fior)之手。兩書以及前述的《被子》、《我在伊朗長大》,都是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的得獎傑作,安古蘭漫畫節儼然是圖像小說的搖籃。

     《S,我的父親說……》是一部自傳式作品,敘述者藉著其父親受到戰爭摧殘的過往,回憶父親的身影。圖像小說和漫畫類似,在每一書頁中,以分格來處理情節的進行,但它又比漫畫自由,譬如色彩的運用,就更講究藝術性。作者濟比在書中,以三種不同層次的色彩,來表現人物的內心情緒。當他講述父親的戰爭記憶時,是暗沉的灰黑色系;在棕與藍顏色中摻入水分、形成疏影效果的區塊,是回憶他與父親相處的時光;少有的明朗亮麗的彩色,則是敘述者,也就是戰後一代的的歡快記憶。

    文字敘述上,濟比也表現出多層次的技巧,非只是記述單一回憶而已,這使得故事更有迴旋的餘味。第一層,是其父親痛苦的戰爭回憶,家族親人在戰爭中死亡離散;鄰居因炸彈落下造成瞬間爆裂,導致臉部焦黑腫脹、腦漿外溢;大轟炸、大搜索……。但作者的意圖並非控訴戰爭的殘忍恐怖,而在於經歷戰爭後的人,那漫漫無盡被侵蝕的人生。於是有了第二層。

    戰後一代的年輕人,開始把軍用品當成時髦,他們購買侵略者德國的軍用外套、皮靴,穿在身上大搖大擺,這隔代鴻溝惹惱了戰後倖存的父親。而他的母親,戰時躲避空襲,致終其一生的密室幽閉恐慌症。書中有一段,敘述者與父親、姑丈、表弟四人駕船出遊,不小心誤闖禁區,遭巡邏警追逐,在已然沒有戰爭的和平年代,這段旅程不但充滿父親的回憶,圖像中被特寫放大的巡邏警,步步進逼,也使得父親深藏的恐懼再次翻騰。

    還有另一層。記憶可靠嗎、真實嗎?戰爭期間,敘述者的父親拯救過兩名德國士兵,在父親的記憶中,兩名士兵泅泳時,慘遭對岸美國士兵射殺而死。但父親過世後,敘述者求證姑姑,得到的答案卻是,兩名德國士兵活下來了,還寫了卡片來道謝。敘述者自問:「到底哪個版本才是真實的?有真實版本嗎?」

    那是他父親的人生,經過戰爭改變的人生,那是他的版本,真實屬於他。對戰後一代,戰爭很遠,但恐懼卻很近,濟比於是在扉頁說:「愛的療癒,勝過一切。」 在《被子》一書附錄的推薦短文裡,作家林則良稱譽該書「直抵最好的文學小說所能抵達的情感高度」,林則良給了圖像小說最完美的定義,《被子》如此,《S,我的父親說》也是如此。(刊於2013年12月《文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