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冷調的慈悲溫柔 --讀《親愛的小孩》

    我是在2003年讀到作者獲得聯合文學新人獎的短篇小說〈失明〉,驚豔其峰迴路轉的說故事能力,小說寫一個生活在遺傳性失明恐懼中,茫茫尋找愛情的女孩,這女孩習慣和人保持距離,交往多年的男友以「妳在想什麼我一點都不知道」的理由,提出分手。她後來交上年紀大了一輪的,繞了一圈發現,那人竟是其父親的生前最愛,兩代父女都因一段愛情失去了視力,恐懼無限蔓延

     記得當時讀到文中「去過好多遍之後她才敢在他家大便」一句,立刻莞爾失笑,真是葷素屎臭不忌,有膽識的少年作者,一語便穿透真實的虛妄,虛妄的真實。

    但〈失明〉之後,照作者自謂,「搞不定」去了。她去做了記者、編輯、文案,隔了幾年才以散文〈父後七日〉拿下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該文是作者寫作生涯的轉傫點,這之後,她參與改編電影的編劇、導演,引發全台爆紅,有段時間看她忙於出入電影盛會,掄下台北電影節和金馬獎的編劇獎項等等,差一點讓人忘了她以小說踏入文壇。幸有〈親愛的小孩〉,把作者又拉回小說世界。

    《親愛的小孩》各篇多以女性視角來講述故事,但作者對男性角色的描摹也拍案叫絕,譬如〈搞不定〉。

    〈禮物〉一篇,戲劇性特別強,頗令人想到死了可以復活可以成為商場女強人的韓劇。李君娟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場戀愛,就失敗得慘兮兮,落入代理孕母的陰謀陷阱。她輾轉拿到博士學位,工作順利成功,未婚生了個可愛的兒子,談起姊弟戀。當愛情灰飛煙滅,她的人生唯有前後兩名兒子,一個給她名分,一個給她付出愛的機會。作者筆下多是此類青春時光一蹋糊塗、事業上卻搶佔到好位置的女人,性,成為她們殘缺情愛的隱喻,而生一個孩子,則成為她們活下去的隱喻。

    最後一幕,母女在海邊,幸福之感隨風拂來,我再一次,為作者歷經風霜的曲折故事之後,為角色、為讀者,留出一線生機,而心生溫慰。即使是到了狼狽失態地步的〈馬修與克萊兒〉,你幾乎要為克萊兒哭出來了,末了,她的修復能力仍讓人驚嘆,放心,她會活過來的。書中,便這麼一個個兵臨懸崖的女人,令讀者緊張萬分,作者回神一筆,又總讓人寬了心,情愛艱苦,但世界還是值得一活。

    〈搞不定〉一篇,爛痞子老K一連串玩感情的表列事蹟,一個個曠男怨女浮凸,文字俐落麻辣,幾無贅言,充分顯現作者通透世俗情愛遊戲的一雙天眼。老K罪有應得乎?最後的女人車禍死了,又是通俗連續劇的梗。但作者收放自如,當情節拉回採訪現場,神情嚴肅的老K敘說自己的懺情:「一個人能主動告訴別人自己的故事,代表這個人過去生命一定有做錯一些什麼事……。」這人生的況味,也正是作者的慈悲溫柔。

    我不能說喜歡或同情書中的角色,作者善於掌握戲劇性,故事幾乎沒有停歇的不斷輪轉,你極少看到她筆鋒轉到風景天氣,抒情一下,好讓快節奏的文字敘述,小事歇息。《親愛的小孩》令我動容的,竟是,你曾經也是這個流浪國度的人,你沒有忘記。

    現世流光婉轉,事業、情愛都需要衝刺競爭,你得自己去療傷,自己去找出路,任憑作者冷冷敘說,但其中寂涼,我想,我和很多讀者,都心領神會。(刊於《文訊》2012.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