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12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喝咖啡天大地大

     終於點好一杯什麼什麼咖啡(一陣轟炸實在記不住名字),打開書本,讀了幾行,帥哥又來了。咖啡已磨成粉狀,得先請客人聞聞,一聞後,搖一搖,二聞,又搖一搖,再三聞。每一聞味道都有變化,第三聞後說有水果香,大概吧,反正都是帥哥在說,管他,我就跟著點頭。

 

    行禮如儀完畢,就等咖啡送來。不,帥哥又搬了托盤來,說是代理什麼什麼莊園的掛耳式咖啡,要我試喝。於是展開DIY教學。帥哥先示範,執著水壺澆了一圈水,然後換我,我乖乖提著水壺繞圈圈,可不能直直地澆下去。大功告成,可以試喝了吧,不行,帥哥端著托盤走了,臨走說,我去換小杯。

 

 

    送了小杯來,老實說,我不好意思問耶,就這一小杯喔,沒有糖和牛奶嗎?算了,反正是試喝。

 

 

    隔一會兒,我真正點的咖啡送來了,大杯,但還是沒糖沒牛奶。我耐不住,問帥哥,我需要糖耶。帥哥解釋,他們會建議客人喝純咖啡,咖啡在嘴裡一小段時間,口感就會習慣了。我問那隨著咖啡送來的小小杯,是牛奶嗎,不,那是給妳聞香的。我我,我簡直成了劉姥姥,來逛大觀園的。

 

 

 

    堅強起來,逗逗他,我可是有閱歷的人。「我看你是在咖啡世界裡長大的吧?」姥姥我又錯了。「我是在調酒的世界長大的,現在嘗試著改行。」

 

 

    我看完一篇理查˙葉慈的孤獨,起身結帳,櫃台前終於看到調教了一位好徒弟的大老闆,那中年老闆穿著黑色皮背心,光這件皮背心就很體面,且還有些面善呢。

 

 

    他問我喝得習慣嗎,習慣習慣,不加糖不加牛奶,咖啡汁液在舌頭上慢慢化開,不苦,我有體會到。但是,我其實只是想找個地方坐下來,讀一篇小說。

 

 

 

 

 

「我們有位常客天天來,喝一杯咖啡,讀完一篇小說,才走。」老闆說。

 

哇,那會是誰呢如此優雅也頗豪奢!

 

 

    轉身要走時,想起來了,這老闆有幾分像日劇「溫柔時光」裡的咖啡店老闆,寺尾聰。那個每晚與死去的太太交談,一步步療癒悲傷,打開胸懷的父親。

 

 

 

 

    但這是皮背心製造出來的幻覺,台灣的咖啡館怎麼可能出現迷人的寺尾聰?我踏出門時,小帥哥來相送,天氣好冷啊,入夜會更冷喔。他說。就像送走一位冬日來訪的老朋友。

 

 

    把喝咖啡這事看得天大地大、禮數周到的咖啡館,我還敢再來造訪嗎?第一個念頭是趕緊逃啊,但仔細想想,從被驚嚇、到幾句話的交談後,其實,我已喜歡上他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