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跨過民主門檻,走向文明世界--介紹【百年追求】(三冊)

年終歲末,台灣書市在一整年的景氣衰微之後,交出規模宏偉的一套三卷【百年追求】。這套書有一副題「台灣民主運動的故事」,清楚標舉出兩項主題:一是台灣追求民主的歷史過程;二是講一個簡單明瞭、動聽的故事。

三卷分別以時序分成三個階段:日據時期、《自由中國》時期、黨外時期。三位作者陳翠蓮、吳乃德、胡慧玲,拋開學術框架,透過大量的日記、書信,鋪陳歷史的發展,以及個人在歷史關鍵時刻的身影、產生的作用。

「民主」的概念來自古希臘,現今西方國家多以民主作為國家體制,政黨競爭也發展純熟。但在蕞爾台灣、或世界上諸多新興地區,要建立民主制度並非唾手可得,在掌權者的壓制下,必須歷經苦心追求,犧牲眾多人的青春和生命,方得些許成果。

 ◎《自治的夢想》

首卷《自治的夢想》,敘述1895年台灣割讓給日本,社會菁英被迫接受殖民教育,卻因此與西方思潮銜接。1920年後,對於台灣與日本之間的差異、殖民施政的不公平、民主自治的啟蒙……等思想,漸漸萌芽,他們開始以發表文章、創辦雜誌、公開演講、組織團體等方式,與日本統治者周旋抗爭。此為台灣追求現代化的起步。

本書一開始,即是十分戲劇性的場面,在東京日本長官款待的宴席上,台灣留學生被要求「感謝天皇恩澤」,此時,他們竟勇敢站起來,高喊:反對差別待遇、反對同化政策。這是台灣青年學生第一次公開反抗,到1945二戰結束的二十餘年間,林獻堂、蔣渭水等人,為追求自治的夢想,一一躍上歷史舞台。

 

綜觀這第一波的民主運動,是以反抗殖民、要求議會自治為基調,大體而言,分成溫和派和較為激烈的左翼二個主軸。前者屬林獻堂、蔡培火等人;後者以蔣渭水為代表。

 

林獻堂是日據時期民主運動最具影響力之人,他是霧峰林氏望族的少爺,衣食無虞,卻窮一生之力,參與政治,力謀改善台灣人的地位。在他的金援下,創辦了《台灣青年》雜誌,持續批判殖民政策,並主張建立台灣議會,向殖民政府爭取自治。

1921年成立的台灣文化協會,則促使年輕醫生蔣渭水,成為台灣民主運動史上活躍的領導人。該協會在蔣渭水領導下,由溫和主張轉為鼓吹社會主義,四處舉辦演講及讀書會,吸引大批青年加入,並組成台灣歷史上的第一個政黨:台灣民黨,該黨遭日警解散後,蔣渭水鬱鬱不樂,染病驟逝,得年四十歲。他的死,也預告了日據下台灣民主運動的結束。

書末,日本戰敗,國府接收台灣,不幸發生二二八事件,林獻堂以養病為由,離台赴日。蔣介石來台後,多次派人赴日說服他回台,林以危邦不入為由,始終未點頭,1956年病逝於他終其一生反抗的日本,為這一階段的台灣民主運動,留下令人嗟嘆的最終章。

◎《自由的挫敗》

第二卷《自由的挫敗》,暢論追隨國民黨來台的「外省」精英,甫落腳台灣,旋即成立自由中國社,創辦《自由中國》雜誌,以辦刊物、寫文章的書生論政,表達對政局的意見,並勾畫民主藍圖。

其中靈魂人物當推雷震,另有胡適、殷海光等人。他們對國民黨忠誠,對民主政治懷抱信仰,雷震的實踐力更異乎常人。作者吳乃德一言以蔽之,認為《自由中國》是「國民黨政權內部的民主派所自動構築的反共思想防線」,可見雖然該刊挑戰當權者禁忌,但與蔣氏政權卻關係密切。

 

 

然而,隨著蔣介石的黨國權力在台灣日漸鞏固,雙方開始產生衝突,原為蔣氏左右手的雷震,失去龍寵。1953年後,雜誌的批判火力越加強猛,它們倡論人民是國家的主人、揭穿「反攻大陸」的神話、鼓吹言論自由、檢討台灣的外交策略、勸諫蔣介石不可違憲連任等議題,種種對國民黨的挑釁之舉,成為封閉威權時代的一縷孤獨雜音,但也惹得蔣介石痛罵雷震「王八蛋、美國間諜、漢奸」,不但開除雷震黨籍,並發動各種醜化的言論攻擊,指責其「打著自由的招牌到處散播毒素思想」。

 

《自由中國》最後功虧一簣,在於1960年他們計畫組黨,尤其他們期望胡適出來領導新黨落空,轉而和台籍人士吳三連、郭雨新等人合作,嚴重牴觸了國民黨底線。宣布組黨後數日,雷震即遭匪諜罪名逮捕;《自由中國》查禁。挑戰國民黨威權統治的第二波民主運動,藉此告終。

 

但《自由中國》時期仍留下可敬的人物典範。其中,雷震承擔最多,籌款、印刷、約稿策畫、居中斡旋等等勞務,都仰靠他。殷海光認為他是「老牌的國民黨人」,心切地為其摯愛的中華民國尋找出路,他為人有其天真,也才能在暗黑時代點燃眾人熱情,即使入獄受囚,他寫信給太太,仍天真地說:「新黨我不能參加,我希望他們成功。」

殷海光先生時任台灣大學教授,深受學生愛戴,但他對從事政治並無抱負,勿寧更像是思想家,他文章犀利、大器,雷震被捕後,殷海光的教授職位不保,旋因胃癌過世,短短人生燭照了一個艱困年代。他位於台北市溫州街的台大宿舍,如今成為紀念遺址。

在《自由的挫敗》書中,作者吳乃德對胡適則語多批評,認為他在許多關鍵時刻,保持沉默的態度都讓朋友失望,是個深通如何與權力者交往的人。雷震入獄一年後,胡適在中研院院士會議上致詞,「自由中國(指:中華民國)的確有言論和思想的自由……」,說完這番話,他突然倒地不起,以此充滿諷刺的發言,結束其一生。

 

 

◎《民主的浪潮》

時序來到第三卷《民主的浪潮》的1970年代,19754月,終身不退的總統蔣介石逝世,蔣經國時代來臨。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獨排眾議,推動十大建設,這項舉措具有重要宣示性,表示國民黨開始建設台灣,而非放眼「反攻大陸」。

 

新起的知識份子延續《自由中國》,繼續以辦雜誌、寫文章,小心翼翼地抒發時論。由黃信介、姚嘉文、張俊宏等人創辦的《台灣政論》創刊,雖然不久即遭查禁,但在民進黨組黨成功之前被泛稱的「黨外運動」,自此展開。

 

黨外運動有幾個關鍵。一是1977年的縣長、議員等五項公職選舉,由於發生作票引發警民衝突的「中壢事件」,使得黨外參選者在選舉中紛紛勝出,選舉路線於焉成立,連年大有斬獲。

1979年,更是民主運動的關鍵年。年初,高雄政治世家掌門人余登發,被以匪諜罪名逮捕,年輕氣盛的許信良說:「黨外不能逃避,拚,才有活路。」這句話也體現了後續不間斷的抗爭中,黨外人士絕不妥協的決心。

到了歲末年終,高雄橋頭的遊行演變成影響台灣社會發展的「美麗島事件」,黃信介、林義雄、施明德、姚嘉文、陳菊、張俊宏、呂秀蓮等人,被捕入獄,黨外主要發聲的《美麗島》雜誌遭查封,情治單位隨即展開鋪天蓋地的大逮捕,導致黨外人才幾乎清空;審判期間甚至發生慘絕人寰的林義雄滅門血案。

美麗島事件中,陳水扁、謝長廷、蘇貞昌等律師,正式上陣,日後這批律師又投身選舉,成為政壇要角。此外,《新潮流》《深耕》《自由時代》等雜誌也如雨後春筍,屢禁屢起,銷路火熱,暢銷一時,那是台灣社會的狂飆年代。

距離美麗島事件七年後,1986年,黨外幾位核心人士利用黨外後援會的會員大會,突然提出臨時動議,主張即刻組黨,會場一百餘人既驚訝、又期待,也不乏擔憂、排拒,最後仍獲得全體簽名支持,正式對外宣布:「民主進步黨正式成立!」

此時台灣社會民氣已然成熟,執政黨難再像美麗島事件時發動逮捕,美國方面也出面規勸當政的蔣經國,允許反對黨成立,並及早解除戒嚴。一個擁有反對黨的民主時代,於焉降臨。隔年,實施長達38年的戒嚴,亦宣告解除。

在這波民主浪潮裡,許多人日後成為台灣政壇要角,美麗島辯護律師陳水扁,甚至在成為總統後因貪污案,淪為階下囚。其中身影最為獨特者,當屬林義雄和鄭南榕二人。林義雄在揹負母親和雙胞胎女兒遭殘酷殺害的痛苦經歷後,一度帶領民進黨取得執政權,爾後他選擇人煙稀少之路,退居民間,推動反核、創辦圖書館,獲得「人格者」的清譽。鄭南榕則是不參與選舉、不涉入黨務,專心一志編輯《自由時代》雜誌,他主張:言論自由、解除戒嚴、平反二二八和白色恐怖,政府以「涉嫌叛亂」之名拘捕他,他竟在辦公室放置汽油,於警方攻入時縱火自焚,以絕決之姿,堅持理念,台灣人民如今擁有的言論自由,不能遺忘了他的犧牲。

綜觀百年,知識分子在其中扮演了啟發性的角色,他們對社會內裡的痛苦敏於察覺,對西方政治思想也敏於吸收及思索,當然,他們也面臨時代的困局。邇來,討論《自由中國》和黨外這兩波民主運動的一成一敗,咸認是人民對民主價值的認同、參政的權力基礎等社會條件的差異,但作者之一的吳乃德卻提出「參與者的意志」觀點,認為兩者面對威權壓制時不同的反應,才是根本的因素。

無論如何,作者們強調,當反對黨成為合法的政治勢力,與執政黨以和平方式競爭,「台灣政治就跨過民主的門檻」。台灣三代人在不同的歷史時空,促成了民主的變革,也帶引台灣走向文明世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