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安野光雅,打開孩童的眼睛 --讀《那記憶中如神話般的時光》


在《那記憶中如神話般的時光》裡,安野以多篇敘述他在歐洲行旅漫遊的經歷,應是《旅之繪本》系列的題材來源。他也因為這套老少咸宜之作,受到黛安娜王妃的欣賞,有過會面之緣,但不久之後黛安娜王妃車禍過世,他們相見時的「最後一握」,成為無盡的緬懷。

安野的《數數看》,是我家孩子學習數字的啟蒙書。其實,在床邊陪伴孩子讀書的過程中,我何嘗不是重新走了一趟學習的旅程,並對安野這樣的作家,蓄積了深厚的情感。

在《數數看》裡,安野跟小朋友介紹0-12的數字,第一個跨頁,白雪茫茫,一片空無,什麼都沒有,是謂0。第二個跨頁,一棵樹,一座山,一條小河,世界是如此孤單。但世界並未停止,一個一個數字推進,冬去春來,四季變化,到了12,已是一座美麗山村裡寧靜祥和的兒童樂園了。安野讓孩子在圖像裡,玩著數算和情境溶入的遊戲。

而在《那記憶中如神話般的時光》裡,成長於戰前的安野提及他初入小學,必須以竹籤和貝殼做成計數器,來學習數字,枯燥的算術課致令他失去學習的興趣。對照他的《數數看》,尤見優異的兒童文學家,足以改變下一代的學習內涵。

話說近幾年,我特別喜愛日本歐吉桑們的書寫,他們都是資深的創作者或專業者,以一種紳士的口吻,繞著圈子跟你說話,一件事反覆又反覆地說明,有時離題了,卻又能適時回頭。這樣碎叨式的文體,卻一點不令我厭煩,只覺作者從中展現出豐富的人生閱歷。安野如此,我在心理學家河合隼雄的通俗著作、新谷弘實醫師的暢銷書《不生病的生活》,都讀到這樣的老派筆法。

譬如安野寫〈我的父親〉,他從人類的一夫一妻制有其不合理開始,繞了一大圈,終於講到正題:父親。她父親的第一個妻子生病過世,第二個妻子個性不合分離,他和弟弟是第三位妻子所生。他出生時,父親原要將他取名「要」,因兩位同父異母的姊姊反對,「我從一出生,就擁有筆名般的名字。」其實安野寫父親,輕描淡寫,並未流露太煽情的情感。到文末,更以「一個家庭不論加入繼母或繼父,都會引發許多問題」、「一旦思及帶孩子再婚的種種不便,不再婚的自由日子畢竟還是輕鬆多了呀」作結,這圈子繞得好大,但也得是歷經風霜世故的歐吉桑,才能有這番老派紳士風吶。

安野和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因為長期合作而情感深厚。他是司馬的專欄「街道漫步」的繪圖者,並和他一起訪問台灣,收集《台灣紀行》的題材。安野形容和司馬一起度過的採訪之旅,「是近年不曾有過的愉快時光」。採訪休息時,司馬口若懸河的開講,精彩無比,使聽者無不懸著一顆心聆聽。這是安野眼中的作家風采。

1996年,司馬遼太郎過世。安野聽聞此一消息,「我的淚水停也停不了」,真情流露的眼淚,何嘗不也是孤獨於世的哀戚。司馬留給他一雙皮鞋作為紀念,尺碼剛好,他穿著走在東大阪街上,感覺自己威風凜凜,對故去的知友,安野的敬重之心是多麼深重啊。

其實,安野自己也是國寶級大作家,在其家鄉津和野,有一座發揚其成就的安野光雅美術館。我尤其羨慕他、以及最近引起諸多迴響的《無用的日子》作者佐野洋子,他們在創作上不侷限於兒童圖畫書,還能以文字表述自己的人生思索及閱讀品味,且文字饒富性情,佐野洋子率性不羈,安野溫潤謙抑,他們的廣博令兒童文學不再「小兒科」。

讀《那記憶中如神話般的時光》,我是懷著孩童般的心情,與一位啟蒙過我的作家,相遇重逢。一轉眼,當年初次接觸圖畫書的孩子都已成年,他們的童年幸有圖畫書陪伴,雖然日後未必成為愛書之人,但如果眼前擺放著安野的這本隨筆集,他們是否也會像我一樣,懷念幼時的床邊,那神話一般的讀書時光呢?

這是我推薦這本書、寫著寫著便嘴角含笑的心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