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灣史的起點:決戰熱蘭遮

<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nbsp;&nbsp; 對台灣讀者來說,歐陽泰(Tonio Andrade)還是一個陌生的名字,但如果冠上「史景遷的學生」之名,嗜讀歷史書籍的讀者立刻會眼睛一亮,果然他的《決戰熱蘭遮》(時報出版公司)繁體譯本上市未久,已獲各方好評。 <br /><br />&nbsp;&nbsp;&nbsp; 從書名即知這本新書講述的是17世紀「國姓爺」鄭成功驅趕荷蘭的一段台灣歷史。歐陽泰或許從史景遷那裏習來講故事的能耐,書頁一翻開就是荷蘭行政長官敗戰後綁赴刑場差一點人頭落地的緊張情節,讓人不繼續讀下去也難。 </span></span>
繼續閱讀

小說人生,如此一轉眼?--讀劉大任《枯山水》

<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nbsp;&nbsp; 有一個世代的文學讀者,是一定要讀劉大任的,那是從《浮游群落》起。現在的孩子還讀嗎?尤其當夢幻般的時光把劉大任推到了禪意深深的《枯山水》的面前。</span></span></div><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span></span></div><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nbsp;&nbsp; 20餘年前,劉大任在〈晚風習習〉裡,懷著人子錯綜複雜的心情,面對離世的老父頻頻叩問:父親究竟留下了什麼?他最終在書寫的旅途中,發現世間有一個「理性的窮途末路與超理性的雷殛電閃之間」的曖昧領域,從這個縫隙潛進去,婉轉窺探,為離鄉避禍的人父拼圖般尋找一生失意的答案。</span></span></div>
繼續閱讀
 
    20餘年前,劉大任在〈晚風習習〉裡,懷著人子錯綜複雜的心情,面對離世的老父頻頻叩問:父親究竟留下了什麼?他最終在書寫的旅途中,發現世間有一個「理性的窮途末路與超理性的雷殛電閃之間」的曖昧領域,從這個縫隙潛進去,婉轉窺探,為離鄉避禍的人父拼圖般尋找一生失意的答案。
" meta-author="lotuslee"> 分享至facebook

乾麵和高麗菜乾

<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nbsp;&nbsp; 萬華三水市場旁有家老字號麵店,賣乾麵、蝦丸湯、珍珠餛飩、黑白切等。它是我心目中大眾食堂最該有、也最迷人的樣貌。狹長型的店面,簡單、乾淨,人客吃完就走,流動很快速。店主偶爾和老鄰居聊幾句,不特別熱絡,因為他們實在太忙了。他們招呼人客也就是用閩南語說一句:裡面坐。</span></span></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lotuslee"> 分享至facebook

冬日有著懶洋洋的陽光的早晨

<span style="line-height: 180%"><span style="font-size: 16px">&nbsp;&nbsp;&nbsp;<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事情發生時,我才知道在這間約莫五坪大、僅三人日日對坐的辦公室裡,竟然隱藏著一場愛情風暴。而我是無知無感的局外人。不對,先是無知無感,最後我卻意外成了風暴終結者。<br />
&nbsp;<br />
&nbsp;&nbsp;&nbsp; 冬日有著懶洋洋的陽光的早晨,裹在被窩裡不想起床幹活,發著愣時,腦海裡無意義飄浮著三兩件往事。</span><br />
<br />
&nbsp;&nbsp;&nbsp;<font face="新細明體" size="3">事情發生後,我負責送薪水袋去給女方,不記得為什麼,我和這位傷心女孩並肩走入她家附近的公園,一路走,一路聽她訴說剛剛宣告破碎的愛情。如果當時我們端坐在她家客廳裡,大概匆匆交付了薪水袋,就無言以對地只好告辭了吧--縱然她當時的心理狀態多麼需要有人陪伴,多麼需要有人相信她的無辜與痛苦。因為在公園裡,兩人相偕,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著,她便漸漸有了訴說的勇氣。但她太激動,無法頭尾完整的線性敘述,話語片片斷斷,有時憤怒,有時平靜,還夾雜著啜泣。她很愛很愛男方,她說兩人大學是同班同學,相愛了五年,但她怨怪男方不重視她的感受,她就是因為愛他,所以害怕失去他。她承認自己脾氣不好,但是,她說,一切都是因為我愛他,我的脾氣本來不是這樣的。</font>&nbsp;<br />
&nbsp;<br />
&nbsp;</span></span>
繼續閱讀

一個媽媽對「偽善的禮貌」的抵抗

<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span style="font-size: 14px"><span style="color: #333333">˙十幾二十年前,工作上遇到剛自大學畢業的年輕朋友,聽她們直呼其名地喊自己的老師,很感驚訝(大多是張小虹的學生)。聽她們說,有些老師剛從國外回來,很鼓勵學生視老師為朋友,平等地討論學問、交流生活訊息。如今的校園裡,學生直呼老師名字已是稀鬆平常之事了吧。師生關係早已不同以往,部長講話,學生坐在桌上,算不得什麼,那只是現今師生關係的具象,不代表禮貌、階級。但脫離校園久矣的大人,可能會感到自己的地位尊嚴被侵犯。其實,你是不是學生心目中的好老師,你是不是學生心目中的稱職好部長,不是頭銜地位決定的,孩子們自有一把尺,但很多成年人寧願假裝沒聽見畢業後的學生如何罵自己,寧可維持表象上的尊嚴。這還真是偽善哩!從威嚴時代校園走過來如我,很羨慕現在的學生,他們健康、自信,不畏縮,當年被李家同教過的學生,是否也曾親密地對著老師喊「家同」呢?--有點&times;&times;</span><span style="color: #333333">。</span><br />
&nbsp;</span></span>
繼續閱讀

台北一隅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nbsp;&nbsp;&nbsp;台北的街巷時有驚喜,昨日赴友人飯宴,時間還早,我穿入巷弄,看路牌是遼寧街。平日不常在此走動,便循路而下,認路兼看市井風情。 </span></span>
繼續閱讀

讓我講笑話吧──這混濁的世界

<div><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nbsp;&nbsp; 我可以來講講笑話嗎?我初加入臉書時,聽臉友唱歌、寫詩、說說生活小事,身心為之舒暢,幫助我從工作的困頓和受傷的情緒中拔了出來,臉書救了當時的我。(偶爾罵罵工作的報社當時好像也還沒有抓耙子會去告狀)去年發生令人氣憤的文林苑都更案以後,臉書從此惡事連連,不公不義之事接踵爆出來,幾乎一日一爆,爆到自己服務了25年的報社都成了社會公敵。反反反,反到底,我成了憤怒的初老人。或許是無力感之故,最近常覺得一日一反,讓人好苦悶啊,好想講笑話啊,好想娛樂大家也娛樂一下自己啊。</span></span></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lotuslee"> 分享至facebook

夜讀『青島東路3號』

<font color="#333333"><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weight: normal"> &nbsp; </span></fon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font color="#333333"><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晚上</span><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12</span><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點發神經,該睡了,卻打開『青島東路</span><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3</span><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號』,讀之欲罷不能,一晃到了深夜</span><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3</span><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點,又覺書中很多人物都在『幌馬車之歌』裡讀到過,就再把『幌馬車之歌』找來翻讀,尤其書中收錄的林書揚「隱沒在戰雲中的星團」一篇,詳細說明了日據末、光復初左翼運動的時代背景。如此一來,約莫清晨四時,屋外小鳥先醒了,吱吱喳喳一陣。小鳥叫完,太陽醒了,轉眼屋外亮白,樹林也醒了,風吹樹林動,沙沙沙沙,仿若山之迴音,唯我還撐著不想睡。這是在家胡混的壞處,我以前就是這樣亂過日子,後來小孩上學,才乖乖跟著正常作息。如今不上班、不帶小孩,生活便亂了調。年歲大了,任性度日,不可啊。(就怕提醒也沒有用。)</span></font><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br /><br /></span></span></span><font color="#333333"><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weight: normal"> </span></font>
繼續閱讀

推薦陳雨航《小鎮生活指南》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nbsp;&nbsp;&nbsp; 1986年,我進入時報出版公司任編輯,我的主編是小說家陳雨航先生。那時候雨航先生的小說《策馬入林》已拍成電影,對我而言,「陳雨航」三個字,和很多作家的名字一樣,是掛在雲端的文字之神(不像現在臉書這麼親近),萬沒想到有朝一日,我會在他麾下工作,偶爾還可以跟他耍一點小脾氣。我們共事時間很短,僅一年半,報紙增張後,他把我推薦給新版面的主編鄭林鐘,推薦是檯面話,我認為他是非常好心的把我丟出去,讓我展翅去飛。 </span></span>
繼續閱讀

青少年小說裡的父親

<br /> &nbsp;&nbsp;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讀過繪本《動物園》的小讀者,不知是否還記得書裡那個白目老爸,全家人一起逛動物園時,他突兀的舉止,讓家人備感尷尬。我初讀時,很驚訝作者安東尼˙布朗敢於跟孩子揭露不完美的父親形象,不但不完美,根本是既誇張又真實。  <br /><br />&nbsp;&nbsp;&nbsp; 在真實人生中,我的父親威嚴、矜持,我不記得自己曾經擁抱過父親,那是上個世代的父女關係。近幾年,我觀察我的男同事,他們經常在臉書上書寫育兒的趣事,有位同事辦公桌上甚至擺滿女兒的照片。這個世代的父親已經不再自囿於威嚴了。 </span></span>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