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在書堆裡......。
  • 25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0620.我的小鄉小鎮之旅(雙溪)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標楷體">&nbsp; 以前上班時,就算去度假,身體也未真正的放鬆,略事休養,又得認真上工。如今閒下來,去一趟雙溪,雖然懷著探奇之意,但心情上的確很不一樣。我把所見所聞po出,其實是想藉此撫慰我的朋友們,他們多還在職場打拼,打拼有其意義,切不可輕言逃離,但若有一小段下班後的休閒時光,意外感染到我的小鄉小鎮之旅途氣息,或可聊慰職場拼搏的壓力。雖然我的攝影技術很爛,但我總是想,眼前自然風景已經夠美了,就不管它技術不技術了吧。大自然具有療癒之效,我離開工作崗位倏忽三個月,至今仍常作夢,夢到發稿截稿募款等等繁雜瑣務,雖然身已抽離,但也還在療癒中。 </span></span>
繼續閱讀

我的小鄉小鎮之旅:雙溪

<br /><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 要去雙溪囉,屆時,無論落雨或晴日,都會是個好的開始。 <br /><br />&nbsp;&nbsp;&nbsp; 前年讀了劉克襄的《11元的鐵道旅行》,我就計畫著「我的小鄉小鎮之旅」,去親炙台灣土地上的人情義理。「走出去」的聲音不斷在我心中迴轉,但工作、生活都忙,要走出去,看似簡單卻無比艱難。即使現在空閒下來了,真要實行漫長的旅行計畫,內心的惰性也並不容易克服。  <br /><br />&nbsp;&nbsp;&nbsp; 雙溪位於福隆海水浴場和貢寮核四的中間,是我媽媽的家鄉。我的小鄉小鎮之旅,想從尋覓媽媽的足跡開始,然後隨著自己的人生織網,那些曾經牽動過我知覺感情之地,這樣一路尋走下去。這或許也是一趟認識自我的旅程吧。 </span></span>
繼續閱讀

20120526夜讀《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

<span style="font-family: 標楷體"><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br /> 夜讀劉黎兒《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一書,心驚膽跳,抄錄其中驚悚片段,與友朋共勉。書中並非全是嚇人的資訊,像居民只有五百人的祝島,其反核實例,就非常振奮並感動人心。尤其島民每周一固定舉行示威抗議,是什麼樣的堅強意志可以做到如此風雨無阻?很值得學習。 </span></span>
繼續閱讀

20120322漁村小旅行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br />&nbsp;&nbsp;&nbsp; 台鐵過了福隆進入宜蘭,靠頭城附近有幾個迷人的漁村小站,它們是:烏石港、大溪、大里、石城,大里和石城之間還有一個小村,名叫桶盤。以前不曾留意過這一帶,大概跟觀光客一樣,只知道羅冬夜市、蘇澳冷泉之類的宜蘭景點。<br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alt="" width="386" height="253" style="border-right-width: 0px; margin: 0.7em 0px;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src="http://pics20.yamedia.tw/37/userfile/l/lotuslee/blog/14f6c8e727d3f5.jpg" /></div><div>&nbsp;&nbsp;&nbsp;&nbsp;這趟即興之旅,起於我家老爺,前一晚策劃,第二天趕早出發。趕早則起於我,老爺問我何需早起,我說,健康人生。 我們搭噶瑪蘭客運到礁溪,換租摩托車。摩托車穿街走巷,自由且視野寬闊。租車時,車行老闆正守著尼克與七六人的最後一分鐘賽事,一位計程車司機路邊停車下來,也是來問比賽結果的。我家老爺辦完壓證照的手續,也問我贏了還是輸了。真是全民運動啊!</div></span></span><br />
繼續閱讀

福璟咖啡的下午時光

<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br />&nbsp;&nbsp; 這店離我家也不算太近,得搭半小時公車──我靠山邊的家到哪兒都遠吶。已經開了五年,正在舉行五週年慶的折扣。我去買掛耳式咖啡包,其實我不怎麼喝咖啡,理由是:極其無聊地想保留一丁點對當代生活型態的逆反。去年發現這店的咖啡豆直接來自產地,號稱公平交易,這才走了進去。店裡座位很少,主要是賣咖啡豆,我買回的掛耳式咖啡包,都用來送人,也送給愛喝咖啡的婆婆。還有一個頗有些可恥的小樂趣,是在外包裝袋上標註的產地名稱裡遙想加勒比海、坦尚尼亞、肯亞等等遙遠國度。剛剛去了一趟,買好要送人的咖啡,突然想在店裡靜靜地坐一會兒,遂坐上了吧台。可我皮包裡的錢花光了,只剩100元銅板,這店的虹吸式咖啡要120元,拿鐵便宜些,90元,但我不愛拿鐵的奶味。笑容可掬的服務小姐說沒關係,便也不知她要為我煮什麼款的咖啡地去忙錄了。五十元硬幣一枚,十元硬幣四枚,五元硬幣二枚,我將它們攤在吧台桌面,很耍賴,管它呢,我隔壁坐著一位年輕男士,才更怪胎,磨好的咖啡粉、煮過的咖啡&hellip;,每道關卡他都要求要聞一聞,他手裡的筆記本裡畫著好些黑色線條圖,大概是個插畫家,嗯,很怪很冷的一個人。吧台裡兩位女生專注做著事,幾乎不交談,兩人全靠默契來分工,招呼我的女生在虹吸瓶裡攪拌的神情特別嚴肅,煮好的咖啡她還先倒一小杯試喝。10分鐘後,我的咖啡來了,我一邊喝,一邊繼續看著兩個女生工作,陸續並有幾個年輕客人進來。我有一點兒愛上這樣的午後時刻了,好像廣闊的大世界一時之間限縮在這間裝滿跟咖啡有關物品的小屋子裡,這裡就是世界,一個靜謐的世界。<br /><div>&nbsp;&nbsp; 我離開這店以後,沿著熱鬧的商店街行走,好似剛從一個抽離的時空回復到正常的世界,人聲嘈嘈,與一個個陌生的人擦身。</div></span></span></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lotuslee"> 分享至facebook

我在萬華工作上班,我見證。

<br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標楷體"><br />&nbsp;&nbsp;&nbsp; 2011年歲末,聖誕節前夕,台北市議員應曉薇在議會質詢,提出要市府給撒水驅趕龍山寺遊民的公務員發獎金,言論一出,網路上排山倒海的譴責,平面媒體倒是沒有太多著墨,它們只關心押注哪一位總統候選人。流傳於網路上的文章,有的實在寫得好棒,論點犀利,邏輯嚴謹,把媒體上視遊民懶惰的庸庸之見,批評得體無完膚。我自己身為傳統媒體一員,還相信著傳統媒體的責任,但這個事件卻活生生是一場網路對抗傳統媒體的實例。要命的是,無論是資訊的整合,或是言論的多樣性(尤其是揭櫫一種具有進步精神的批判),傳統媒體恐還不自知自己又輸了一場。<br /><br />&nbsp;&nbsp;&nbsp; 因為我工作的中國時報就在萬華,我在這地區活動已有20餘年。不能說大街小巷穿走透透,但也在這個地區看見過許多關於遊民的人與事。我逐日在臉書上以「我在萬華工作上班,我見證」為題,記下我的日常所見,期許自己從中思考遊民的問題。幾天下來,我並沒有能力思考出我對遊民問題的想法,好像也只能跟著網路言論搖旗吶喊,以及乍聽聞撒水驅趕遊民時心頭略過一絲痛的初心(想像我們自己在寒冬戶外被人澆上一身的水&hellip;)。不過,我終究記下了一些經驗,這些經驗雖然微小,但任其遺落也十分可惜。因此收集起來,銘貼在部落格。(職業編輯還是忍不住修改了文字)以下是這段日子的記錄。 </span></span>
繼續閱讀

談曾志朗

<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br />琳<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英和</span></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兒子的交鋒辯論,這麼出色的母子,這麼精彩的對話,作為媽媽的朋友,很想參一腳,呼應一下「理性論理」,以示尊敬與欣賞。我僅提供身為文化工作者的一點實戰經驗談。</span></span></div><div><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nbsp;</span></span></div><div><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夢想家」的爭議,除了2.1億元之不可思議數字,其實還有文化界長期的積怨。文化界想做事的人很多,但長期處在孤立無援的處境,魏德聖必須四處借貸、紙風車靠募款跑完全台,但他們做出來的成績都更具感染力、並影響深遠。但政府卻常常袖手旁觀,冷血無感,導致文化界終於發出了強烈怒吼。夢想家事發後,一位出版人跟我說,如果夢想家的零頭給他辦文學雜誌的老闆,那他們就可以安心辦下去了。這個「如果&hellip;..就&hellip;.」的情緒公式,最近以來,瀰漫了文化界,也顯現出文化工作者不平的情緒。</span></span></div>
繼續閱讀
 
「夢想家」的爭議,除了2.1億元之不可思議數字,其實還有文化界長期的積怨。文化界想做事的人很多,但長期處在孤立無援的處境,魏德聖必須四處借貸、紙風車靠募款跑完全台,但他們做出來的成績都更具感染力、並影響深遠。但政府卻常常袖手旁觀,冷血無感,導致文化界終於發出了強烈怒吼。夢想家事發後,一位出版人跟我說,如果夢想家的零頭給他辦文學雜誌的老闆,那他們就可以安心辦下去了。這個「如果…..就….」的情緒公式,最近以來,瀰漫了文化界,也顯現出文化工作者不平的情緒。
" meta-author="lotuslee"> 分享至facebook

中秋之老滋味尋走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br />&nbsp;&nbsp; 靠山居住,附近有幾條適宜散步的小路,到了中秋前夕,卻突然無處可去。街邊巷內,盡是一攤攤的家庭烤肉,卡拉OK的聲響都傳進我家裡來了。<br /><br />&nbsp;&nbsp; 傍晚回來,在小方桌上擺起了買回的老東西,一一拍照;今日,我走了一趟尋訪老滋味的旅路,意外用自己的方式過了節。<br /><br />&nbsp;&nbsp;&nbsp; 今年中秋,過得憂心忡忡,起因於同事美杏通知我,我吃了不知多少年歲的普一月餅,這家老字號食品店,去年底結束營業了。世界在毀壞,我老大不甘心,很想仿義和團以肉身相搏!</span></span>
繼續閱讀

來自台灣的『茶』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因為要送外國人「台灣茶」,忍不住野人獻曝,寫了一段宣傳文字兼飲用說明, 就貼上,以茲紀念。 </span>
繼續閱讀

2011.08.01.讀商禽,〈月光〉

<div>&nbsp;</div><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nbsp;&nbsp; 夜很靜,青蛙叫聲極淺。不想睡,想讀詩,讀商禽。隨手翻開一頁,〈月光〉,那詩裡被月光淹死的,像極了一直存留我腦海中的,王迎先。再讀下一頁詩,商禽同一天寫的,1987年8月28日,〈音速──悼王迎先〉,商禽果然是為這冤魂而寫。</span></span></div><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span></span></div><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nbsp;&nbsp; 小時住在景美的眷村,大大的眷村旁邊還有一個小型的眷村,兩村的人都靠一個菜市場過活。據說,王迎先一家住在那小村裡。台北發生教廷大使館警衛命案和銀行搶案,風聲鶴唳,王迎先被抓起來,帶到我鎮日玩耍的新店溪河邊,說要模擬現場。王迎先趁人不備,跳河走了。</span></span></div><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span></span></div><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nbsp;&nbsp;&nbsp;後來抓到了李師科。某日,媽媽上菜市場,聽鄰居指著說,那是王迎先的兒子、那是王迎先的女兒。那是躁動的時代,耳語極多。</span></span></div><div>&nbsp;</div>
繼續閱讀
 
    小時住在景美的眷村,大大的眷村旁邊還有一個小型的眷村,兩村的人都靠一個菜市場過活。據說,王迎先一家住在那小村裡。台北發生教廷大使館警衛命案和銀行搶案,風聲鶴唳,王迎先被抓起來,帶到我鎮日玩耍的新店溪河邊,說要模擬現場。王迎先趁人不備,跳河走了。
 
   後來抓到了李師科。某日,媽媽上菜市場,聽鄰居指著說,那是王迎先的兒子、那是王迎先的女兒。那是躁動的時代,耳語極多。
 
" meta-author="lotuslee"> 分享至facebook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